立即参赛

官方媒体

微信公众号

APP下载

APP下载

在线客服

客服朱女士

资讯速递 > 国内自贸试验区“再扩容”,打造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新高地

浏览量:299 2020-09-26

    国内自贸试验区“再扩容”。9月21日,北京、湖南、安徽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及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展区域方案发布。紧接着,9月24日,北京、湖南、安徽3个自贸试验区正式揭牌,至此,我国自贸试验区数量已增至21个;同日,浙江自贸试验区扩展区域正式挂牌。

timg (2).jpg

    “自贸试验区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实施7年来,坚持以制度创新为核心,锐意进取、大胆探索,累计到今天已经形成了260项制度创新成果,面向全国复制推广,工作取得的成效是显著的。此次新增、扩区的4个自贸试验区所在省市去年利用外资占全国的21.4%,进出口额占全国的21.7%。”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9月21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

    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自贸区研究院副院长肖本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随着新一轮3个自贸试验区的设立,我国自贸试验区不仅覆盖了沿海、沿江和沿边,而且在4个直辖市都有了“落子”。

    肖本华进一步介绍,“具体而言,21个自贸试验区主要分布在我国三大经济增长极: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此外,21个自贸试验区和而不同,都有各自不同的定位,都鼓励进行差异化制度创新,进行差异化发展。之前的18个自贸试验区就已在差异化发展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如在金融方面,上海自贸试验区的国际金融交易平台发展、天津自贸试验区的融资租赁、广东自贸试验区的跨境金融等都已取得很大进展。通过差异化发展,可以避免自贸试验区之间的政策优惠竞赛,形成良性的互动与合作。”

    自贸试验区是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新高地,也是中国吸收外资的重要平台。据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先前设立的18个自贸试验区新设外资企业3300多家,实际利用外资900亿元以上,进出口额达到了2.7万亿元,外资占到全国的16.8%,外贸占到全国的13.5%,自贸试验区在稳定外贸外资基本盘方面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新一轮地方自贸试验区建设提速,预示着我国自贸试验区向纵深发展,并已由沿海地区转向中西部等内陆地区,而开放场景也由边境区域转向边境后的腹地,建设方向由货物贸易、投资等领域拓展到服务贸易、数字经济等新兴领域。总体来看,我国自贸试验区扩围升级,不仅实现地理上的广泛覆盖,而且在建设方向上由浅入深,实现更高水平更宽领域的探索。

    “由于自贸试验区本身就是试验的窗口,各地都抓住自身的比较优势,开展因地制宜的先行先试和积极探索。例如,此次北京自贸试验区重要建设方向在科技创新、服务贸易和数字经济领域;湖南自贸试验区更依托长江经济带探索产业转移、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和中非经贸深度合作等;安徽自贸试验区则依托长三角一体化战略,突出科创、产业升级以及内陆开放等建设方向;而浙江自贸试验区扩区后将聚焦五大功能定位,即打造以油气为核心的大宗商品资源配置基地、新型国际贸易中心、国际航运与物流枢纽、数字经济发展示范区及先进制造业集聚区。”刘向东进一步介绍。

    谈及接下来各地自贸试验区建设还需从哪些地方发力,刘向东建议,需要对标国际规则,打造世界一流营商环境,继续在深化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金融开放创新以及产业升级等领域,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并向全国特别是中西部地区推广应用。


    自贸试验区建设既要谋子更要谋势

    自贸试验区越来越多,表明我国在持之以恒地推进改革开放,只有让各地形成的宝贵经验和做法“遍地开花”,才能让改革红利更好地释放、改革成果更好地分享。自贸试验区建设不可避免地遇到各种不确定性,甚至复杂严峻的风险挑战。对此,我们要做好充足的准备,要树立起自贸试验区发展“一盘大棋局”意识,既要在单个区域建设上谋好“子”,更要在全局发展上谋好“势”。

u=1830992336,2604362047&fm=26&gp=0.jpg

    在“十三五”进入尾声、“十四五”即将开启的关键时期,我国自贸试验区大家庭又迎来了北京、湖南、安徽3位新成员,成为本周引人关注的大事之一。

    自2013年首个自贸试验区在上海创建以来,我国自贸试验区从无到有、多点开花,已渐成燎原之势。7年来,自贸试验区历经5次扩容,数量增至21个,不仅实现了对京津冀全覆盖,还叠加了中部崛起、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等国家战略,进一步凸显了其在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中的关键作用。截至目前,各地自贸试验区已形成了260项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为我国更高水平开放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

    近年来,在自贸试验区示范效应带动下,一些地方发展外向型经济心情迫切,对于申报自贸试验区的积极性十分高涨。在此情形下,自贸试验区数量“水涨船高”,自然引发了一些舆论热议。比如,有市场人士担忧,自贸试验区建设面积动辄百余平方公里,涉及土地、财税等诸多重要领域改革,会不会演变成一场新的政策“圈地”?也有人认为,自贸试验区一下子这么多,盲目“跟风”是否会拉低创新成果的“含金量”?

    要回答上述问题,首先要对自贸试验区的概念有全面的了解。自贸试验区作为一种“舶来品”,很多人习惯于借助国际经验、国际视角来考量它。事实上,自贸试验区并不存在公认的国际经验和定义,虽然很多国家都建有自贸试验区,但它们在性质、功能、范围等方面却千差万别,充其量算是个别国家的经验,不能成为通用的国际经验,这也正是自贸试验区独特的魅力所在。

    在我国,自贸试验区通常被认为是全面深化改革的“试验田”,是制度创新的高地,并非优惠政策的洼地。换句话说,自贸试验区并无所谓的“高含金量”政策优惠,而是强调通过更大力度的“放管服”改革和更多领域的制度创新,发挥出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为构建更高层次对外开放格局引航探路。

    从数量上看,我们不怕自贸试验区“苗圃”多,只盼能育出更多改革创新的“种子”。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一,率先在要素集聚度高、资源禀赋好、发展基础扎实的地区设立自贸试验区,既是遵循经济发展规律的必然要求,也是发挥自贸试验区引领带动作用的应有之义。从某种意义上看,自贸试验区越来越多,恰恰表明我国在持之以恒地推进改革开放,也只有让各地形成的宝贵经验和做法“遍地开花”,才能让改革红利更好地释放、改革成果更好地分享。

    从21个自贸试验区自身发展来看,它们处在不同发展阶段、面临不同发展问题,承担的职责使命也有所不同。比如,北京自贸试验区着力构建京津冀协同发展高水平对外开放平台,湖南自贸试验区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安徽自贸试验区加快推进科技创新策源地建设、先进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发展等。这些差别化的探索均指向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构建起与国际规则有机衔接,更加开放、公平、高效的市场经济体系。

    当然,既然是“试验田”“苗圃”,自贸试验区建设也会不可避免地遇到各种不确定性,甚至复杂严峻的风险挑战。对此,我们要做好充足的准备,要树立起自贸试验区发展“一盘大棋局”意识,既要在单个区域建设上谋好“子”,更要在全局发展上谋好“势”。

    需要指出的是,当前我国已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越是在关键时期,越要更多地发挥“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精神,要把推动自贸试验区高水平开放与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紧密结合起来,不断释放自贸试验区的发展活力,进一步增强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


来源 | 证券日报


  声明: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权利人,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 

点赞

评论

试试以这些内容开始评论吧!

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记录